葉圣陶:閱讀是一輩子的事,應好讀書而求甚解

2019-06-17


讀書從不是一件功利的事情,世界上任何書籍都不能帶給你好運氣,但你要知道,書能讓你悄悄成為最好的自己。




— 靠自己的力 —


閱讀要多靠自己的力,自己能辦到幾分務必辦到幾分。不可專等老師給講解,也不可專等老師抄給字典辭典上的解釋以及參考書上的文句。直到自己實在沒法解決,才去請教老師或其他的人。因為閱讀是自己的事,像這樣專靠自己的力才能養成好習慣,培養真能力。再說,我們總有離開可以請教的人的時候,這時候閱讀些什么,非專靠自己的力不可。


要靠自己的力閱讀,不能不有所準備。特別劃一段時期特別定一個課程來準備,不但不經濟,而且很無聊。也只須隨時多用些心,不肯馬虎,那就是為將來作了準備。譬如查字典,如果為了作準備,專看字典,從第一頁開頭,一頁一頁順次看下去,這決非辦法。只須在需要查某一字的時候看得仔細,記得清楚,以后遇到這個字就是熟朋友了,這就是作了準備。不但查字典如此,其他都如此。


應作的準備大概有以下幾項:


一、留心聽人家的話


寫在書上是文字,說在口里就是話。聽話也是閱讀,不過讀的是“聲音的書”。能夠隨時留心聽話,對于閱讀能力的長進大有幫助。聽清楚,不誤會,固然第一要緊;根據自己的經驗加以衡量,人家的話正確不正確,有沒有罅漏,也是必要的事。不然只是被動地聽,那是很有流弊的。至于人家用詞的選擇,語調的特點,表現方法的優劣,也須加以考慮。他有長處,好在哪里?他有短處,壞在哪里?這些都得解答,對于閱讀極有用處。



二、留心查字典。


一個字往往有幾個意義,有些字還有幾個讀音。翻開字典一看,隨便取一個讀音一個意義就算解決,那實在是沒有學會查字典。必須就讀物里那個字的上下文通看,再把字典里那個字的釋文來對勘,然后確定那個字何音何義。這是第一步。其次,字典里往往有些例句,自己也可以找一些用著那個字的例句,許多例句聚在一塊兒,那個字的用法(就是通行這么用)以及限制(就是不通行那么用)可以看出來了。如果能找近似而不一樣的字兩相比較,辨明彼此的區別在哪里,應用上有什么不同,那自然更好了。



三、留心查辭典。


一個辭也往往有幾個意義,認真查辭典,該與前一節說的一樣。那個辭若是有關歷史的,最好根據自己的歷史知識,把那個時代的事跡想一回。那個辭若是個地名,最好把地圖翻開來辨認一下。那個辭若是涉及生物理化等科的,最好把自己的生物理化的知識溫習一遍,辭典里說的或許很簡略,就查各科的書把它考究個明白。那個辭若是來自某書某文的典故或是有關某時某人的成語,如果方便,最好把某書某文以及記載某時某人的話的原書找來看看。那個辭若是一種制度的名稱,一個專用在某種場合的術語,辭典里說的或許很簡略,如果方便,最好找些相當的書來考究個詳細。


以上說的無非要真弄明白,不容含糊了事。而且,這樣將辭典作鑰匙,隨時翻檢,閱讀的范圍就擴大了,閱讀參考書的習慣也可以養成了。



四、留心看參考書。


參考書范圍很廣,性質不一,未可一概而論。可是也有可以說的。一種參考書未必需要全部看完,但是既然與它接觸了,它的體例總得弄清楚。目錄該通體一看,書上的序文,人家批評這書的文章,也該閱讀。這樣,多接觸一種參考書就如多結識一個朋友,以后需要的時候,還可以向他討教,與他商量。


還有,參考書未必全由自己購備,往往要往圖書館借看。那么,圖書分類法是必要的知識。某個圖書館用的什么分類法,其中卡片怎樣安排,某一種書該在哪一類里找,必須認清搞熟,檢查起來才方便。此外如各家書店的特點以及它們的目錄,如果認得清,取得到,對于搜求參考書也有不少便利。


以上說的準備也可以換成“積蓄”兩個字。積蓄得越多,閱讀能力越強。閱讀不僅是中學生的事,出了學校仍需要閱讀。人生一輩子閱讀,其實是一輩子在積蓄中,同時一輩子在長進中。




— 閱讀舉要 —


如果經常作前面說的那些準備,閱讀就不是什么難事情。閱讀時候的心情也得自己調攝,務需起勁,愉快。認為閱讀好像還債務,那一定讀不好。要保持著這么一種心情,好像腹中有些饑餓的人面對著甘美膳食的時候似的,才會有好成績。


閱讀總得“讀”。出聲念誦固然是讀,不出聲默誦也是讀,乃至口腔喉舌絕不運動,只用眼睛在紙面上巡行,如古人所謂“目治”,也是讀。無論怎樣讀,起初該用論理的讀法,把文句中一個個詞切斷,讀出它們彼此之間的關系來。又按各句各節的意義,讀出它們彼此之間的關系來。這樣讀了,就好比聽作者當面說一番話,大體總能聽明白。最忌的是不能分解,不問關系,糊里糊涂讀下去──這樣讀三五遍,也許還是一片朦朧。


讀過一節停一停,回轉去想一下這一節說的什么,這是個好辦法。讀過兩節三節,又把兩節三節連起來回想一下。這個辦法可以使自己經常清楚,并且容易記住。


回想的時候,最好自己多多設問。文中講的若是道理,問問是怎樣的道理?用什么方法論證這個道理?文中講的若是人物,問問是怎樣的人物?用怎樣的筆墨表現這個人物?有些國文讀本在課文后面提出這一類的問題,就是幫助讀者回想的。一般的書籍報刊當然沒有這一類的問題,惟有讀者自己來提出。


讀一遍未必夠,而且大多是不夠的,于是讀第二遍第三遍。讀過幾遍之后,若還有若干地方不明白不了解,就得做翻查參考的工夫。這在前面已經說過了,關于翻查字典辭典,以及閱讀參考書,這兒不再重復。


總之,閱讀以了解所讀的文篇書籍為起碼標準。所謂了解,就是明白作者的意思情感,不誤會,不缺漏,作者表達些什么,就完全領會他表達的意思。必須做到這一步,才可以進一步加以批評,說他說得對不對,合情理不合情理,值不值得同情或接受。


在閱讀的時候,標記全篇或者全書的主要部分,有力部分,表現最好的部分,這可以幫助了解,值得采用。標記或畫鉛筆線,或做別種符號,都一樣。隨后依據這些符號,可以總結全部的要旨,可以認清全部的警句,可以辨明值得反復玩味的部分。


說理的文章大概只需論理地讀,敘事敘情的文章最好還要“美讀”。所謂美讀,就是把作者的情感在讀的時候傳達出來。這無非如孟子所說的“以意逆志”,設身處地,激昂處還他個激昂,委宛處還他個委宛,諸如此類。美讀的方法,所讀的若是白話文,就如戲劇演員讀臺詞那個樣子。所讀的若是文言,就用各地讀文言的傳統讀法,務期盡情發揮作者當時的情感。美讀得其法,不但了解作者說些什么,而且與作者的心靈相感通了,無論興味方面或受用方面都有莫大的收獲。


讀要不要讀熟?這看自己的興趣和讀物的種類而定。心愛某篇文字,自然樂于讀熟。對于某書中的某幾段文字感覺興趣,也不妨讀熟。讀熟了,不待翻書也可以隨時溫習,得到新的領會,這是很大的樂趣。


學習文言,必須熟讀若干篇。勉強記住不算熟,要能自然成誦才行。因為文言是另一種語言,不是現代口頭運用的語言,文言的法則固然可以從分析比較而理解,可是要養成熟極如流的看文言的習慣,非先熟讀若干篇文言不可。


閱讀當然越快越好,可以經濟時間,但是得以了解為先決條件。糊里糊涂讀得快,不如通體了解而讀得慢。練習的步驟該是先求其無不了解,然后求其盡量地快。出聲讀須運動口腔喉舌,總比默讀僅用“目治”來得慢些。為閱讀多數書籍報刊的便利起見,該多多練習“目治”。


最要緊的,閱讀不是沒事做閑消遣,無非要從他人的經驗中取其正確無誤的,于我有用的,借以擴充我的知識,加多我的經驗,增強我的能力。就是讀文藝作品如小說詩歌等,也不是沒事做消遣。好的文藝作品中總含有一種人生見解和社會觀察,這對于我的立身處世都有極大的關系。


來源:一起悅讀

作者:葉圣陶

十一运夺金彩乐乐